想起之前跟室友讨论过的,买保险式的婚姻就没有意义吗?

定义一下保险式婚姻的话,大概就是将结婚证当合同一样对待。两个人没有爱情也不讨厌对方。与爱情相比少了感情的部分只是互相扶持。跟同居的区别是这种扶持关系更加稳定范围更广。


室友大概是很向往忠贞不渝的爱情的,谁不向往?

不过能达到的也没多少吧。达不到的时候不结婚与保险婚姻那个才是更好?


老情人(中岛裕翔/山田凉介)

先转载存档了再说
以防万一哪一天删了(。

蛋汁猪排丼:

存档


我为我的OOC致歉



十八岁的时候,我在东京醉生梦死。常言道爱情总是分分钟开始都妙不可言,我和山田高中入学认识,社团同好,朝夕相处,情投意合,爱始鸿蒙情如初光,便玩儿了命地把满腔赤诚一股脑投射在对方身上,不考虑过去也不考虑将来,眼里只有对方毫无顾忌又稚气未脱的音容笑貌。等多巴胺和苯基乙胺的狂潮逐渐褪去后,那些掩盖在沙子下面的丑恶便开始暴露。渐渐地我的眼睛就像被什么恶趣味的神灵蒙了层纱,山田的好我一点看不见,他身上那些缺点却在我眼中被无限放大。刚交往时他对我发脾...

几百年前几分钟瞎画的
只有头
日语也是乱写的...有没有语法错都不知道
就大概拯救一下严寒cp





















不知道能占掉多少预览

最近的生活实在是矛盾到绝妙,至少充满了人间观察。“人间观察”这种说法明明中二到不行,却很喜欢这个词。说到底,自己也一直唾弃着中二但无法完全放开手。

总在感叹永远上不去的成绩。包括着不知在哪落下的语言螺丝,牺牲了每个周末的美术作业,以及被抛弃下的理解性能;然而给自己的弥补措施目前仍然为零。然后就发现了自己这几年来的生活大概已经没有了“弥补”这个词了。在“随遇而安”和“自暴自弃”之中不知道是该将自己保持体面,还是自我苛责。

离开了父母之后就成了装死的能手,不重要的话那就人间消失,重要的事就想着出现的时间“不是现在”。有时候则以“无法挽回”的借辞来隐蔽。自己主动出...

狂喜乱舞

蛋汁猪排丼:

山田选的是个家庭餐厅,两人找位子,坐下来伊野尾才感到刚崴的脚腕有点发酸,不由自主弯下腰来揉了揉,山田就看到了他头顶的发旋,泛着点染黑后略微脱落的棕色。


山田说,“你怎么了?”


伊野尾说,“啊,没事。”


山田说,“那我们点菜吧?”


伊野尾说,“好啊。”


然后伊野尾看菜单,山田装着看菜单光明正大看伊野尾。


他长了张轮廓柔和的面孔,发梢清爽,皮肤白皙,腮帮和下颌都非常干净细腻,看得出来认认真真打理过。走在路上就发现了他的衬衣熨烫得柔软飘逸而没有一丝不得体的褶皱,现在坐下来又看见他西装外套遮盖的领带部分处夹着...

羞耻play

    之前写的东西太煽情到噁心了竟然...不过不舍得删还是放在那边爱怎怎样好了.................毕竟这么多的字数真的十分难得。

    也有可能只是它们还没有恶心到我想删的地步。

    顺便,上一篇提到的有点神经的ABJ数学老师以前长得真帅,使得他的课也变的好听了起来。

    然后以前说的只是二次宅之类的话题,一年不到倒是被自己打脸的不行,服气。

    看了之前自己写的东西竟然感受到了惯性做作犯的气息,不过自己语文水平也就是这种程度,也没什么办法了。

    到了美国一小段时间了,姑且还算适应,作为一个不是很恋家的人的好处竟然再这里体现了。生活倒不错,只是想吃火锅想的狠。而且在山顶学校生活的话,估计本来就黑的人回国后又要是黑一圈的了。

    学习方面倒是不知如何表述。所有的都是勉强正常而已,当然,英语还是一如既往的烂到飞。还有一个有点神经的ABJ数学老师........


濑濑濑

普通人。随手博客。只会公式不会表达。

©濑濑濑 | Powered by LOFTER